全新财经新闻平台、经济观察报APP为用户提供丰富的财经头条资讯!
经济观察网
当前位置: 经济观察网 > 今日财经 >

江宁国有资本“蹊跷”退出 前沿生物半年后估值涨两倍

时间:2019-08-19来源: 官网:http://www.hrbbh.com

  《科创板日报》(南京,记者王俊仙)讯,8月中旬,携我国首个原创抗艾新药“艾可宁”,前沿生物药业(南京)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披露了科创板上市招股书申报稿。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由于原创药开发周期长、资金匮乏等原因,前沿生物曾从重庆迁至南京,然而“力挺”前沿生物迁址并给予大力支持的江宁国有资本,却在前沿生物新药正式上市半年前退出,也因此其错过了此后前沿生物的估值大涨和可能的科创板“盛宴”。

  而接手江宁国资部分前沿生物股权的公司,当时仅成立一个月,由前沿生物高管创立,此后该公司陆续卖出前沿生物股权,目前已不再持有前沿生物股份。

  海归创业

  资料显示,前沿生物成立于2013年,主营艾滋病治疗药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由三名国家特聘专家DONG XIE(谢东)、CHANGJIN WANG(王昌进)、RONGJIAN LU(陆荣健)共同创立,谢东、王昌进和陆荣健都是美国国籍、博士研究生学历,谢东间接持有公司31.1%的股份,并间接控制42.12%股份的表决权,为前沿生物实控人。

  虽然前沿生物成立于2013年,仅6年历史,但其唯一产品艾可宁的研发历时16年之久。

  2002年,谢东放弃国外的工作,回国与团队踏上了研发抗艾新药的创业之路。也是在那一年,主攻艾博卫泰的重庆前沿创立,2002年8月至2013年5月,谢东任重庆前沿董事长、首席科学家。

  2007年7月25日,重庆前沿作为专利权人,取得艾博卫泰中国专利;2009年8月18日、2013年6月25日,重庆前沿作为专利权人取得两项艾博卫泰美国专利。

  一切看上去进展顺利,但作为原创新药,艾博卫泰的研发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在2013年前后,艾博卫泰险些因为缺钱而夭折。

  据媒体报道,2009年,艾博卫泰临床1期试验有了结果,谢东拿着科研成果去找国内风险资金,但对方一听说做临床2期、3期试验至少还要四五年时间,而且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五,就打起了退堂鼓。艾博韦泰进入临床2期试验时,资金非常窘迫,如果不能及时跟上,整个研发项目就会夭折。为寻找后续研发资金,谢东在那段时间天天奔波于全国各地,四处化缘。

  雪上加霜的是,2012年末,重庆前沿的股东重庆开创要求退出,但艾博卫泰药物的后期研发工作又需要大量资金支持。

  医药行业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称,创新药的研发,风险高、成功率低,盈利一般都需要较长时间,在这段研发且没有盈利的阶段,生物医药企业往往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即使产品研发成功并上市,还要面临如何商业化等问题。

  迁址南京

  此时,南京市江宁区向谢东团队抛出“橄榄枝”。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谢东带领的创始团队和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商议,将艾博卫泰项目移至南京继续推进,后者同意以江宁科创园作为国有投资主体,对新设主体前沿有限进行投资,前提条件之一为谢东团队应当承诺其投入新公司的为其拥有或掌握的有关“艾博卫泰”及抗艾滋病药物的全部技术,不存在任何保留。

  至此,才有了2013年前沿有限(前沿生物前身)的正式创立。

  2012年11月9日,江宁科创园、重庆前沿、谢东团队共同签署投资合作协议,约定在江宁科创园区内共同设立新公司,其中,江宁科创园以现金出资7000万元,持股比例40%;重庆前沿及谢东团队以艾博卫泰合成工艺、制药技术、中国及国际专利、临床数据以及产品的全球权益等用于对新公司增资。

  资料显示,南京江宁(大学)科教创新园有限公司(下称“江宁科创园”)是一家国有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南京江宁区人民政府合计持有江宁科创园36.98%股权。

  2015年7月,江宁科创园将其持有的前沿有限30%股权转让给南京建木,前沿有限2016年股改后,江宁科创园的持股数为1750万股,持股比例为10%,为第五大股东。

  “提前”退出?

  随着艾博韦泰的逐步成型,各路资本蜂拥而入。深圳创投、倚锋创投等多家机构在2016年进行了跟投。

  然而与各路资本的做法背道而驰的是,江宁科创园选择了完全退出。

  2017年12月22日,经江宁国资办批准,江宁科创园与南京医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江宁科创将其持有的前沿生物1750万股(对应持股比例7.3746%)转让给南京医桥,转让价款为1.4024亿元。

  与江宁科创园的出资额相比,江宁科创园似乎收获颇丰。但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7月有新闻称“艾博卫泰目前已经通过临床III期试验,并向国家食药总局申报新药上市许可”,这也意味着,艾博卫泰获得上市许可“指日可待”。

  此时的江宁科创园选择退出,是一种功成身退?还是另有隐情?

  对此,前沿生物回复《科创板日报》记者称:“江宁科创对公司的出资、增资均有相应主管部门出具的批复文件,江宁科创与南京医桥的股权转让协议经江宁区国资办批准,同时对此次股权转让涉及的股权估值评估结果已经国资监管部门备案,此次转让价格不低于备案评估值。不存在所谓的涉嫌国有资产流失情况。”

  事实上,以当时的转让价格计算,当时前沿生物全部股权估值约为19.02亿元,但随着艾可宁(艾博卫泰)于2018年5月获得国家药监生产与上市销售批准,前沿生物的估值也“水涨船高”。

  2018年5月,南京医桥将5.27%股权转让给北京瑞丰,对价达2亿元,前沿生物全部股权估值高达37.95亿元;2018年6月,前沿生物引入深圳福林、华金创盈等机构,以华金创盈为例,其1亿元认购了前沿生物500万股(对应股权比例1.85%),前沿生物整体估值高达54.05亿元。

  亦即,江宁科创园转让股权后半年时间,前沿生物的整体估值涨幅近两倍。

  此外,《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南京医桥在受让江宁科创园股权1个月前(2017年11月)才成立,前沿生物副总经理、财务总监邵奇持有南京医桥99.99%股份,前沿生物董事长、核心技术人员谢东为南京医桥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

  前沿生物在招股书申报稿中表示,南京医桥曾为持股平台,目前已不再持有公司股份,对外无任何实际经营活动。江宁科创园作为国有股东,2017年12月国有股权转让未履行招拍挂相关手续,程序上存在一定的瑕疵,但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

(责任编辑:经济观察报)

百度一下:江宁国有资本“蹊跷”退出 前沿生物半年后估值涨两倍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江宁国有资本“蹊跷”退出 前沿生物半年后估值涨两倍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江宁国有资本“蹊跷”退出 前沿生物半年后估值涨两倍 Find more information!


Related articles
------分隔线----------------------------
您的评论将引领经济发展方向……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财经推荐